那个“闪电符号”

时间:2010-6-17        作者:代娥
    出生在七十代的我,小的时候最不喜欢的就是夜幕降临,天一黑,我们这些孩子就得回家,家和外面一个样,就是黑,经常性的限电,让我们这些孩子傻傻的跟大人一样盼着来电,那时候最大愿望天黑了家还能有亮。
    记得那年电视连续剧《西游记》刚在中央电视台播放,每晚我都如约来到电视机前等着看《西游记》那“求求、求求……”的音乐响起,看到石猴在石头中蹦出来的那一刻,我的心开始激动起来,随着音乐慢慢进入尾声,字幕出现了“第十二集 夺宝莲花洞”接着又慢慢变成猪八戒的耙子钩在岩石上,我们聚精会神地看着,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生怕落下一个小小的情节,“啪”一声停电了……父亲看到兴致勃勃的我们,二话没说抬起屁股连忙去电管所找人,那时候要是停电了是要看面子才能给维修的。电管所的人来了,值得注意的是他头上顶着一个带有闪电符号的大盖帽,很显眼。他简单地检查了一下,换好保险丝后推上闸,电就来了。但此时电视节目已演过很长了。当电视播到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正商量如何吃猪八戒时,“啪”一声又停电了,爸爸又接着去找人,弟弟急得哭着说“妈妈什么时候才能来电啊?等人来了电视该演完了”。春节用电高峰期,家家户户都在用电,线路老化又超负荷运行,保险丝老烧,戴着大盖帽上的那个闪电符号来了又走,走了又来,一来二去,这一集《夺宝莲花洞》是在看着那个闪电符号忙碌的身影中度过后。
    从那以后,再看到大盖帽上那样的符号,无论在做什么,我总会忍不住停下脚步,眼巴巴地看那个让我神往让我钟情的大盖帽,那上面虽然只有一个小小的闪电符号,可在我心中那已然是神气十足的象征,直到那个大盖帽走了好远好远,我还会随着他远去的背影目不转睛的望着……。
    参加了工作,我有幸成为一名电力工作者。还是一样的春节,我和丈夫带着孩子回到婆婆那过年。我的孩子和兄弟姐妹的孩子们,已经不会为一个电视节目痴痴的等,大的在东屋看春晚,小的在西屋看动画片,不想看电视的在书房玩电脑,他们还时不时的跑出来,从冰箱里拿些好吃的。而大人们有的在忙活包饺子,有的在微波炉里蒸食物,有的在用电锅炖菜,有的则在电磁炉上炒菜。婆婆还时不时地问:“家里的灯都开了没有,过年了,把灯都点上啊!”。兄弟姐妹此时都齐声回答“点上了!点上了!”看到齐乐融融的一家,让我们倍感欣慰,“叮铃铃……叮铃铃……”我的手机此时竞响了起来,我高兴地拿起手机,心里想肯定是提早向我拜年的,“你好!”“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去”婆婆满眼困惑地看着我,“妈!有用户家里没电,是卡表电字用完了,我得去为用户卖电字”。我知道婆婆不会有任何埋怨,因为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春节出去了,孩子的稚嫩小手拉着我的衣襟问:“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看到孩子稚气的小脸,再看看衣袖上那个醒目的闪电符号已经被“国家电网”绿色的图标代替。我想我曾经是那个春节晚上等着光明的孩子,我知道等着用电的心情,于是毅然决然地迈出了门槛儿。
    回家的路上,沿着路灯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外面的世界不再是黑暗.随着岁月的流逝,生活的变化映照着电力发展的变迁,而我的心中的那个闪电符号永远在我心中闪亮。代娥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8 中国农电网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  中国电力网

电话:010-52268104,52268106    联系人:姚先生    投稿邮箱:yaoguisheng@chinapower.com.cn

农电网编辑作者交流qq群(159869002),欢迎通讯员实名加入,投稿,以往QQ群仅作农电从业人员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