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焦点新闻 | 最新报道 | 建设动态 | 市场财经 | 展会 | 相关产业 | 世界智能电网
技术 | 招标采购 | 应用案例 | 政策规划 | 企业传真 | 科普 | 专家观点 | 智能电网名词
bently软件,电气设计
智能电网 >> 专家观点 栏目下文章
专家观点
曾鸣:特高压让电网垄断难打破?
发表时间:2015/8/24点击数:4748投稿邮箱:yaoguisheng@chinapower.com.cn
    
fiogf49gjkf0d
从1997年国电公司成立,中国的电力改革已走过十八个年头。在这18年间,中国的电力管理体制改革在曲曲折折中前进。这其中的艰难,业外人士很难体会,难以找到哪个行业的改革会像电力这么艰难!

  今年3月,电改“9号文”的颁布,是中国电改征途中很关键的一步,有着里程碑一样的价值。但是,中国的电力体制改革依然是一项未竟的事业,因为还有一些利益没有平衡到,电改5大配套文件还在激烈博弈中,公布时间要比业界预期的往后推迟。

  对于这18年的改革,该做如何评价?下一步改革的方向在哪里?如何正确认识电力改革打破垄断的问题?业界寄予厚望的电改9号文会否深孚众望?

  (一)特高压让电网垄断难打破?

  说起电改,我们可以追溯到1997年,到现在已经有18年。1997年最早应该是从当时的国家电力公司内部模拟市场开始的。1998年开始安排五省一市试点,再往后到2002年的五号文出台,之前的叫做以区域性电力市场为主要模式的电力改革研究。从五号文到现在过了13年,去年春天开始酝酿新形势下的新一轮电改一直在研究和讨论,征求各方意见。到今年3月15号中发九号文出台。中发九号文是新一轮电改的纲领性文件,我们都知道,公布了28条,7项任务。

  到现在,我们正在紧锣密鼓地为中发九号文配套,有五个实施意见和一个指导意见。这些意见近期也会公布。说起这十七八年的改革,反反复复在一种曲折中艰难地前行。社会各方对改革的期望值本来就不同,对改革后评估的观点也不一样。我个人认为中国电力行业改革,特别是电力行业按照市场化方向的改革,首先是必要的,一定要做。

  但是由于中国国情,中国能源情况,特别是中国电力的情况,使得中国的电改一直在摸索当中前行,现在我们翻来覆去地研究和讨论调研,认为还真没有哪个国家或者哪几个国家的经验可以直接用。即便是九号文以及即将公布的这些实施意见和指导意见,我们认为恐怕也还要在实践当中不断地摸索,特别是现在还要做试点。

  特高压是个敏感问题,因为我是长期在电力行业里工作,对电力行业的改革发展,研究和关注比较多。特高压确确实实是最近一些年我们一个特别值得关注的。首先,我认为特高压和高铁,还有我们现在的海上钻井技术,再加上我们的核电技术。这四项技术,中国在世界上已经是处在领先的。

  我虽然不是搞石油的,但是我了解一些信息,海上钻井对我们南海将来的油气,从技术上我们是得到重要支撑的。刚才高铁也说了,我们现在在国际上也很成功。特高压,前几天也报道了,在巴西打包中标了。而且特高压在巴西中标之后,就意味着整个特高压的产业链,设备大概是五十亿订单就有了。所以说,特高压对增强中华民族在国际上的竞争力是毫无疑问的。

  国内对特高压的争议,我想是来自这样几个方面。第一,由于这些年,电力体制改革我们取得了成效,按照市场方向走了,有些环节提高了效率。但是,与此同时的一个负面影响,是各利益主体比较多了,各利益主体之间的博弈,等于说是认为特高压网络就有可能对打破垄断形成了一定的障碍。实际上这种观点,还是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性质。有些利益集团希望尽快打破垄断。特高压来了,这种垄断有没有可能推迟打破,或者说很难打破了,因此提出了不同的质疑。

  电力行业,包括刚才说的铁路,实际上是国民经济的一个基础行业。垄断和竞争,对于这两个行业来说,在不同环节上,应该把它视为不同环节上的手段,不是目的。有些环节可能需要继续保持垄断,有些环节现在的技术进步和现在的体制和现在的经济发展形势,可能可以竞争了。

  发,输,配,售四个环节,我们两个早年的时候就提出了叫做“管住中间,放开两头”。这个实际上就已经描述了发、输、配、售四个环节哪些应该垄断,哪些应该竞争了。特高压的问题,刚才我说了,一定是国际上一个最先进的东西。但是由于有些利益群体对于这个垄断有不同的看法,对国家电网公司,有人认为应该拆分。如果特高压架设,好象从技术上似乎拆分不了了,所以这是反对的原因。但是我想这是另外一回事,这个变成生产关系的问题了。刚才,我说的特高压的先进是生产力的问题,生产力是绝对没问题的。生产关系需要国家在电改问题上做方案调整的。

  (二)电改总不如意关键在价格机制

  根据我们前些年各个相关的研究课题,应该说全国联网是我们的目标。为什么呢?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中国能源资源的分布和负荷的分布,和很多国家不同,就是逆向分布。因此需要全国联网。第二点,现在从世界上来看,过去那些早期比较市场化,改革走得比较快的那些国家,而且都是以州,以各个区域为自主供应能源和电力的国家,市场化很发达的那些国家,现在这些年我们来看,他们也在不断地促成大区的联网。

  大市场,比如说美国,我们也去看了。比如欧盟,现在你看那么多国家都连在一起。而且他们现在很羡慕中国,“大一统”那种统一的电力管理体制,容易促成全国联网,容易实现清洁能源的高效利用和远距离输送。他们国家由于早年是分散的,私有化的,但是现在他们在努力地改变这个局面。因此,我反过来讲,中国现在这种管理体制下,完全有优势促成全国联网,使得资源更加优化配置。

  实际上刚才我说的,国际上之所以要联网最最主要的一个动机也是这个。为了促进更多的可再生能源的经济、高效、安全地吸纳和使用,所以要联网。我们国家现在明摆着,过去长期火电为主,现在国际上压力非常大,现在气侯变化给我们压力非常。所以十三五,十四五肯定是大量地可再生能源要用。

  电力体制改革的问题,最主要的一个是价格机制。这么多年来,我们刚才说电改总是不如意,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价格机制。但是现在我想补充说点什么呢?电是个特殊商品,有特殊性。因此这个特殊商品的价格有特殊性,不是普通的商品的价格,因此很难。这一步呢,马上五个实施意见要出来,其中有一个是针对价格的。

  我想说明的是什么呢?我们多少年来,由于电力是个特殊商品,它特殊在普遍服务。通过交叉补贴,实现普遍服务,这是各国都这么做的。而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制度国家表现更加明显。这种普遍服务,通过交叉补贴。交叉补贴是什么概念?就是不同类的用户,价格不一样。高电价的用户,我们把他的电费收上来以后,实际上很大的一部分比例是补偿给那些低电价的用户的。以此实现整个社会的和谐普遍服务,是这么做的。现在改革来了,价格要逐步逐步地向市场机制过渡。要想向市场机制过渡,刚才说的那种补贴,就得逐步地减少以至最后取消。但是,这个东西可能是个过程,这个过程可能还要很长时间。

  因此,我们这次九号文提出,叫做“三放开”,除了国家要调解的那些环节之外的那些经营环节的价格才能放开。但是这个有个问题,过去我们是靠高电价补低电价,现在我们有一部分要走向市场了。人家走向市场就要说了,供电商和用户直接见面撮合的量和价了。那批原来靠人家补贴的这批用户怎么办?那么,这就是这次电改要配套的。这个怎么办?当然这个有办法,根据国际经验,根据中国情况,是有办法的。但是绝对不是像过去那样,就是说没有市场价格机制。比如说国家专门有转移支付,还是通过税,通过其他的方式,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在市场上的交易,应该是既然进入市场,量和价就应该让市场供需双方成交。



网站简介 | 服务项目 | 广告服务 | 用户注册 | 帮助信息 | 联系我们 | 友情连接
投稿邮箱:657228951@qq.com 服务热线:010-52268106 88132875 88139411 传真:010-52268106 
版权所有 北京中电促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080222号 京ICP备050653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