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王明胜:应加大低热值煤发电项目核准力度

2014年3月11日11:01 作者:

来源:国土资源部

  与其他一次能源资源的生产情况不同,煤炭开采过程中,煤矸石等大量固体废弃物和其它共伴生矿物的产生排放是难以避免的。全国人大代表、淮北矿业集团董事长王明胜直言,煤矸石、煤泥等低热值煤长期露天堆存,容易产生一系列的环境问题:占压土地资源、诱发水体污染、污染大气环境、危及公共安全等。

  他说,为减少煤矸石、煤泥堆存,保护矿区生态环境,利用煤矸石、煤泥等低热值煤进行发电,是当前最切实可行的途径和手段。

  低热值煤面临的问题

  我国的低热值煤发电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初,经过30多年的发展,低热值煤综合利用发电技术日臻成熟,产业初具规模,在节约能源资源、控制环境污染、缓解土地紧缺,以及减少安全隐患等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年度报告(2012)》显示,截至2012年底,我国有煤矸石、煤泥电厂400多座,发电在役机组容量2950万千瓦,加上在建机组,总装机规模达3500万千瓦,年燃用煤矸石等低热值燃料1.35亿吨,回收和节约低品位废弃能源资源近4000万吨标准煤。

  “但是,随着煤炭生产大基地化、大企业集团化趋势的发展,短时间、小地域范围内煤矸石等废弃物资源的排放大幅增加,消纳处理这些废弃资源、化害为利的压力骤然加大。”王明胜说。

  据测算,2015年我国原煤产量将达到39亿吨,预计排放采掘矸石3.3亿吨、洗矸4.44亿吨、煤泥1.32亿吨、中煤6.82亿吨,其中可入炉燃烧发电的低热值燃料量10.3亿吨。

  王明胜称,目前,煤矸石等低热值燃料综合利用发电在发展过程中也存在不少问题,如项目审批程序复杂,核准周期较长,优惠政策难以全部落实到位,部分企业单机规模偏小、运行管理水平仍然较低,现役机组自律不够、监管手段尚需健全等。

  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提供的材料显示,2012年全国共排放煤矸石6.2亿吨以上。但当年低热值煤电厂燃用的煤矸石等低热值燃料仅有1.35亿吨。同巨大的排放量相比,煤矸石、煤泥等综合利用发电的处理能力存在巨大的缺口。

  如何处理和利用低热值燃料,实现高碳产业低碳发展、黑色产业绿色发展,已成为很多大型煤炭企业发展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之一。如何改革核准审批方式,简化项目审批程序,加快低热值煤发电产业发展,为全面实现“十二五”末装机容量达到7600万千瓦的战略目标提供支持和保障,是当前亟待重视和解决的一个重大问题。

  发展政策上有据可循

  《煤炭工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出,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在大型选煤厂周边地区建设洗矸、煤泥和中煤综合利用电厂,新增装机容量5000万千瓦,到2015年,低热值煤炭资源综合利用发电装机容量达到7600万千瓦。

  国家能源局《关于促进低热值煤发电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提出,力争到2015年,低热值煤发电装机容量增长5000万千瓦,年消耗低热值煤资源3亿吨左右,形成规划科学、布局合理、利用高效、技术先进、生产稳定的低热值煤发电产业健康发展格局。

  2013年6月,国家能源局印发了《关于同意委托山西省核准低热值煤发电项目的函》,首次将1920万千瓦低热值煤发电项目核准权限下放山西省人民政府。截至2013年底,已分两批下发10个项目的“路条”,核准3个项目,推动了山西省低热值煤发电产业的快速发展。

  2014年1月,国家能源局进一步改进常规燃煤火电项目的审批管理机制,制定了“全国衔接平衡、国家确定规模、地方优选项目、咨询支持决策、监管保障实施”的火电项目规划建设新机制。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最大限度减少中央政府对微观事务的管理,市场机制能有效调节的经济活动,一律取消审批,对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要规范管理、提高效率。

  在王明胜看来,大力发展低热值煤发电,在政策上倒是没有多大障碍。

  低热值煤发电的益处

  “充分利用我国丰富的煤矸石、煤泥等低热值煤资源,大力发展低热值煤发电,是绿色发展、循环发展的现实需要,对促进节能减排、改善生态环境、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具有重要意义。”王明胜说。

  首先,有利于提高能源资源利用效率。按我国目前的煤矿生产条件,煤炭开采过程中的矸石排放量约为原煤的10%~20%;煤炭洗选加工过程中矸石、煤泥、中煤产生量约为原煤入洗量的30%~40%。我国每年产生可用于发电的煤矸石、煤泥、洗中煤等低热值煤资源3亿吨以上,而已建成的低热值煤发电机组每年仅可消耗低热值煤资源1.35亿吨,尚有大量资源未得到合理有效利用。

  二是有利于减轻矿区生态环境污染。煤矸石中除含有二氧化硫、氧化铝以及铁、锰等常量元素外,还有其他少量有毒重金属元素。这些矸石堆由于具有自燃、淋溶、稳定性差等属性,带来了水体污染、大气污染等一系列的环境问题。特别是自燃释放出的二氧化硫、硫化氢和氮氧化物等有毒物质及烟尘,不仅严重污染大气环境,而且影响附近农作物正常生长,甚至还可能造成人员窒息死亡。低热值煤综合利用发电可以回收其中的有效能量,固化这些废弃物中富含的硫分,灰渣还能用于生产利废建材。

  三是有利于节约土地和运力资源。煤矸石、煤泥长期堆存,不仅浪费有限的土地资源,而且对土壤质量造成很大破坏。据统计,全国现有煤矸石山1600多座,累计堆存煤矸石50亿吨以上,占地20多万亩,占全国工业固体废物排放总量的40%以上。另外,部分煤矸石、煤泥、中煤掺混在优质煤中长距离运输,增加运输能耗,加剧“西煤东运、北煤南运”的紧张局面。以煤矸石为例,目前国内煤炭总调运量约22.5亿吨,平均运距为600千米,其中约10亿吨未经洗选加工。按洗选后可除掉洗矸18%计算,商品煤中约有1.8亿吨矸石被运至四面八方,极大地浪费了运力。

  四是有利于消除矸石山垮塌事故灾害。煤矿矸石山的主要灾害类型有:矸石山发生塌方、矸石山垮塌引起滑坡、自燃崩塌,甚至可能出现溃坝、泥石流、爆炸等严重自然灾害。加快发展低热值煤发电产业,可以从源头上避免发生矸石山滑坡、塌方、崩塌等重大事故,对维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具有重大意义。

  应对采煤大省下放核准权

  王明胜认为,国家能源局应创新核准机制,对产煤大省下放低热值煤发电项目核准权限。

  国家能源局将1920万千瓦低热值煤发电项目核准权限委托给山西省政府后,山西省提出了低热值煤发电项目核准20条措施。此项改革使项目核准周期由过去的39个月缩短为4个多月,大大提高了审批效率。

  王明胜建议,以国家新一轮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为契机,在全国范围内总结推广山西省项目核准权限下放的做法和经验,对安徽等主要产煤大省下放低热值煤发电项目“路条”和核准权。

  “放权不等于放任和不管,项目审批权限下放后,应进一步加强规划指导,要求各产煤大省制订切实可行的低热值煤发电项目核准实施方案,报国家能源局批准后实施。”王明胜说,同时推行核准权限动态管理,对违规项目加大稽查力度,对不符合产业政策或发展规划的重大建设项目违规核准的,及时收回对地方政府的下放权限,确保核准的项目布局合理、技术先进、效益明显。

  王明胜指出,目前,国家发改委对煤矸石等低热值煤发电项目的审批核准,执行的是比火力发电项目更为严格的核准管理规定:不仅项目审批程序复杂,需要跑8~9个部委、审批47~48个文件,而且核准周期一般需要3~4年。

  据煤炭工业协会发布的《2013年度中国煤炭工业改革发展情况的通报》,截至2013年底,全国煤矸石发电总装机容量刚刚突破3000万千瓦,距离“十二五”末装机容量达到7600万千瓦的目标还有很大差距。

  王明胜提出两点建议。一是加大项目审批核准力度。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部署,进一步简政放权,加快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尽快研究出台相关的配套政策和措施,简化项目审核程序,压缩核准周期,确保完成煤炭工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出的总量目标。二是实行园区项目优先核准。根据国家能源局《关于促进低热值煤发电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规定,对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循环经济园区配套建设的低热值煤发电项目,应实行项目优先核准,优先于常规燃煤机组调度和安排电量,涉及的其他资源优先配置。

  以淮北矿业为例,“十一五”以来,投资100多亿元建成了国内产业链条最完整的循环经济示范园区——临涣煤焦化电工业园,园区建有年入选能力1600万吨的选煤厂,年产煤矸石、煤泥、中煤等低热值煤800多万吨,现有的低热值煤发电装机规模远不能满足正常生产的需要。

  “目前,我们正在筹备建设2×33万千瓦的煤矸石电厂,这完全符合国家的产业政策。”王明胜建议,国家有关部门从保护矿区生态环境、推进节能减排的高度,加快低热值煤发电项目的核准进度,特别是要加大对循环经济园区配套建设项目的审批核准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