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抒祥:新能源发电行业过热或加重水电弃水

2014年4月15日11:15 作者:

“近期四川省内很多发电企业仅根据风能和太阳能资源条件,盲目制定大规模新能源发电开发计划,动辄几十甚至上百万千瓦,这是典型的‘重发、轻供、不管用’的做法。”全国政协委员、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总经理王抒祥日前在京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虽然风电、太阳能发电具有上网电价高、开发周期短等优势,但如果不统筹考虑四川省内水电开发情况以及四川电网建设发展实际情况,科学规划四川省内风电和太阳能发电规模等,将可能加重四川水电弃水现象。

  新能源发电优势凸显

  据王抒祥介绍,四川凉山州、阿坝州、甘孜州和攀枝花市等地拥有较丰富的太阳能、风能资源,潜在开发价值大。截至2013年12月,四川省仅有装机容量10.95万千瓦的风电和3.32万千瓦的太阳能发电并网。由于风电、太阳能发电具有上网电价高、开发周期短等优势,在国家加快优化调整能源结构、提高非化石能源消费比例的背景下,其开发利用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

  王抒祥特别对新能源发电给予了高度肯定。他说,新能源发电对于优化四川省电源结构,增大可再生能源发电消费比例,带动省内多晶硅、机电制造等产业发展都有促进作用。一直以来,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支持、欢迎新能源发电并网。与此同时,为更好接纳新能源发电,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持续跟踪调研省内新能源发电发展情况,优化调整电网规划并加快建设相关电网项目。此外,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还积极主动与相关发电企业沟通对接,努力引导新能源发电合理布局开发。

  王抒祥告诉记者,去年以来,四川省掀起了新能源发电开发热潮。省内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发展的最新目标为2015年达到约270万千瓦,较原“十二五”能源规划目标130万千瓦翻番;2020年将超过千万千瓦,超过2015年规模的4倍,约70%至80%的装机都集中在凉山和攀枝花地区。

  王抒祥指出,很多企业不考虑局部电网暂不具备接纳条件等客观因素,仅根据风能和太阳能资源条件,盲目制定大规模激进开发计划,尤其是在凉山会东、会理、盐源等地区,有关发电企业纷纷规划动辄几十甚至上百万千瓦的新能源发电基地,这种状况将对四川省丰水期水电外送和凉山等局部电网接纳送出能力造成较大的挑战。

  新能源发电或加重水电弃水

  王抒祥指出,水电是重要的可再生清洁能源,而四川省是我国主要的水电基地之一。如果不统筹考虑四川省内水电开发情况、四川电网建设发展实际情况,科学规划四川省内风电和太阳能发电的规模等,将可能加重四川水电弃水。

  首先,新能源发电短期内大规模接入将增加丰水期弃水电量。受1000千伏雅安-武汉特高压交流工程迟迟未获国家发改委核准、建设滞后影响,四川省2012、2013年丰水期出现了弃水现象,预计2014、2015年弃水电量都将超过100亿千瓦时。此外,由于国家要求对新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新能源发电大规模并网将挤占水电发电空间,增加丰水期弃水电量。经测算,2015年四川省将增加水电弃水电量约17亿千瓦时。

  其次,攀西等500千伏水电送出通道难以承载大规模新能源外送需求。四川省“十二五”能源规划中的新能源规模较小,500千伏送电通道基本为水电服务,并无太多空间接纳新能源。尤其是攀西地区,500千伏攀西通道外送水电能力已然不足,由于新能源也集中,丰水期送出受限问题最为突出,预计2015年仅攀西地区就将增加约14亿千瓦时弃水电量。

  此外,凉山、甘孜、阿坝等局部电网薄弱,近期不具备大规模新能源接入能力。凉山南部、盐源、布拖及甘孜、阿坝等局部地区新能源资源丰富,均有较大开发潜力,但凉山南部主网薄弱,凉山盐源、布拖及甘孜、阿坝等地区主网覆盖不足,暂时都不具备大规模新能源发电接入能力。

  尽快科学制定新能源发电规划

  王抒祥表示,建议相关部门尽快对四川省太阳能、风能资源情况进行全面普查,统筹考虑水电开发、电网接纳条件等因素,科学制定新能源发电发展规划。一方面指导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准确规划建设配套电网项目;另一方面引导发电企业合理制定新能源发电项目,尤其是暂缓凉山南部和盐源等地项目建设,为新能源发电顺利接入和消纳奠定坚实基础。

  王抒祥建议,出台相关财税和电价政策,对新能源送出工程投资和购电成本增量进行有效疏导,为电网可持续发展创造有利条件。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近年来为水电送出投资巨大,加之为直购电、留存电量等垫付大量资金,经营受到严重影响。新能源发电大规模发展后,须投入大量资金建设送出通道,由于其电价较高,还将大幅增加购电成本,如不进行有效疏导,将难以维持大规模电网投资。

  信息来源:英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