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推动前置改革,售电牌照只是一厢情愿——访中国人民大学能源经济系教授吴疆

2015年8月7日16:57 作者:华夏能源网


  前置条件比如电网公司的定价模式、经营模式,还有售电市场的市场格局的变化,如果这些没有,那售电侧放开就意义不大,成了做游戏。

  注册个售电公司,就是拿到售电牌照了?别逗了。

  但先有个名份,才能入洞房,这也是企业最现实的做法。在2015年上半年,据媒体统计,在我国各个省份,二十家左右的售电公司已经完成或正在注册,而此前被媒体扒出来的深电能售电公司和深圳茂源电力销售公司只是其中之二,他们都在新电改售电侧放开的诱惑下付诸了行动。

  然而,在新电改之后,对于电改条文和后续改革的推进,冷眼旁观者不乏其人,比如,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能源经济系教授吴疆。对于售电牌照的传言,他说,“这只是一厢情愿,只能说投资者的热情被这些文件所感召,大家对它投以关注和期望,就到此为止了。后面,它会成功吗?能走下去吗?那只能打问号了”。

  在一间普通的办公室,笔者见到了吴疆,他穿着一件黄色底纹的短袖衬衫,带着金色边框的眼镜,极短的板寸头两侧已经花白,在学者中他的理论贴近实际,以能言、敢言著称。

  在新电改9号文出台后,对电改长期研究的吴疆尖锐的指出,随着9号文对电网企业不再强调电网企业“不再负责电力统购统销”,本轮电改的力度已大打折扣。他的观点让社会公众的思考从“电改”本身转向了“如何改革”。

  当然,也有人反对吴疆,认为改革本身就是多方利益博弈的结果,不同的是,他们更多看到了妥协中的进步。但作为在电力体制改革中“左派”学者,吴疆总是在竭尽全力的告诉社会,在每一个历史阶段真正市场化的改革应该是怎样的。

  在采访过程中,我们从狭小的办公室转移到带着全景窗户的宽敞洽谈区,吴疆说他喜欢在这里谈话,当时通透的玻璃外车辆正在宽敞的马路上流动,高耸的写字楼和远处的城市景观映入眼帘。吴疆说,在这样一个环境谈话是需要强大的胸怀和气场的,而在我国电力体制改革的政策制定和实施中,有那么多利益关联方正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形成改革的阻力,甚至让改革最后不了了之。“作为一个独立的学者,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敞亮的、大声的发出改革的声音,如果我们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这个社会还如何变革?”

  面对一个改革派学者,华夏能源网(微信sinoergy_com)与吴疆进行了一场坦诚而有冲突的对话。

  “售电牌照”不等于“售电”

  华夏能源网:此前,媒体报道称,深圳有家公司获得首张售电牌照,之后证实是虚假消息,这一传言又在另一家企业重演。大家对第一张售电牌照这么感兴趣,它是否标志着售电市场的实质性开放?

  吴疆:这个不算什么标志性动作。反过来说,如果新电改要是以售电侧发牌照为标志,那就意味着这次电改不会有好的效果。因为售电侧放开有很多前置条件,如果达不到,放开也没什么意义。前置条件比如电网公司的定价模式、经营模式,还有售电市场的市场格局的变化,如果这些没有,那售电侧放开就意义不大,成了做游戏。

  华夏能源网:这么说,我看到名义上的“售电牌照”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但是,在新电改的背景下,媒体看到这些新公司业务范围中包含“售电业务”似乎都很兴奋。

  吴疆:这就是一厢情愿,只能说是投资者的热情被这些文件的文字所感召,大家对它投以关注和期望,就到此为止了,后面它会成功吗?能走下去吗?那只能打问号了。对于售电业务,现在全国三千多个县,老百姓也不是买不着电啊!至于售电牌照,这并不是新事物,电监会资质中心发许可证都普及了,现在全国各个供电局和地方售电都有资质许可,这不是什么稀罕事,所以,发现这点毫无意义。售电业务本身不算什么,售电市场的放开才是重点。

  华夏能源网: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所传言的牌照到底要不要发下去?

  吴疆:今年肯定要发售电牌照,包括国家和地方层面,这相当于扩大了售电范围。售电侧的放开是要给消费者选择权,打破电网垄断,形成多个售电主体,而对于这些售电公司的前景,就要看各自的发展了。

电改是多方博弈的斗争

  华夏能源网:您之前撰文说,最终出台的9号文不再强调电网企业“不再负责电力统购统销”,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吴疆:从原因来看,这是多方互相博弈的结果。现在中国每年有五六万亿的用电量,平均每度电六毛钱,每年就三万多亿的电费流水。对于这些营收,其中三分之一对应于输配电业务,三分之二对应于发电业务。如果新电改的售电侧放开,国家强制电网公司只收过网费,并且不再负责电力统购统销,就意味着其年收入将减少三分之二,电网公司肯定是竭力反对的。

目前电网公司承担了绝大多数的售电业务,一旦国家不再强调电网公司“不再负责电力统购统销”,政策的尺度就更加宽松,而且未来怎么执行也还不明确,那么电网公司不可能主动退出目前占有的市场,电改的效果需要边走边看。

  华夏能源网: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未来我国的电力市场会发生格局性的变化么?

  吴疆:电力的产供销是在瞬间完成的,从发电者到用户,每个角色的联系非常紧密,而且电力没办法像油气一样囤积。目前,两大电网公司在电力的输送、管理、营销服务等方面都已很成熟,群众满意度也较高。当它们在电力销售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后,新进企业一般存在规模小、技术不够等现实,很难吸引到用户,因而在市场上就占不了多大份额。除非,国家强制电网公司退出,打破电力销售的垄断,再开放市场、引入竞争,才能带来整个电力体制格局性的变化。

  华夏能源网:在这场电网公司是否取消“统购统销”的博弈中,几大发电企业是否有话语权?

  吴疆:发电企业在电力行业非常边缘化,这方面话语权极小,而且,最终的电改文件是上—下(从中央到地方,从部委到基层)、左—右(支持改革与反对改革)、内—外(行业内外)错综复杂的博弈结果。

  试点要为改革做好排头兵

  华夏能源网:真正要推动售电侧放开,在深圳等地方开展前期试点,这个意义有多大?

  吴疆:改革的关键在于能否推动前面所说前置条件的成熟,会不会对电力体制造成格局性的改变,以及以后是否会在全国推广这些试点。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间开展的试点很多,还有各种探索,必须先有整体的逻辑思路,然后在改革的过程中结合实际情况,一步一步落实。如果核心问题没有解决,准备工作不到位,电力试点至多定位于实验。试点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成功了就能发挥重要的历史作用,不成功就只能在改革的过程中慢慢调整,解决问题。

  华夏能源网:在深圳这样的改革前沿城市,地方政府是否能够突围,大胆要求南网退出深圳的电力销售市场回归起“通道”的功能?

  吴疆:中国的很多改革都是从试点开始的,深圳特区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国家并不了解地方的特殊情况,如果地方不实行,改革就无以为继;地方不先实践,国家也不能冒然在全国推广。9号文不再强调电网企业“不再负责电力统购统销”,这是电网企业积极博弈的结果,那么,在下一阶段的博弈中,如果那些推行改革、反对垄断的有关方面不更加积极主动的争取,怎么能让“巨无霸”企业心甘情愿地给新成立的售电公司腾出利益空间?

  能源名家录:吴疆,中国人民大学能源经济系教授。曾经做过电网调度员、供电局生产技术科长等,还在电力公司、国家电监会、发电集团从事过十余年政策研究工作。长期致力于能源经济、行业监管及体制改革的相关研究。 (文/李凤桃、刘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