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电发展已至最后窗口期——中电国际高级经济师、政研室副主任王冬容

2015年8月17日16:40 作者:中国电力报


  编者按 中国电力报8月12日刊发的 《煤电装机大量闲置造成投资巨大浪费》一文,评析了当前电力行业发展结构矛盾及供过于求的原因、影响及对策建议,在行业引起强烈反响———有专家认为,由于煤价走低导致煤电企业边际收益走高,企业上马煤电的冲动很强,这符合经济运行和企业发展规律;也有人认为,煤电已经产能过剩,政府应该再强调一次“三年不上火电”。下一步,煤电如何发展,电源结构如何优化,政府如何规划,企业如何抉择?为了展示更多的专家观点,建言电力行业科学发展,中国电力报特推出“煤电发展大讨论”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目前,由于煤价走低,市场主体有很强的上马煤电机组的冲动,这符合经济运行和企业发展规律。促进煤电行业的科学发展,应该让市场主体摸索前进,然后知难而退。

  中国电力报:今年上半年全国火电新投产2343万千瓦,同比增长55%,各地火电项目核准开工步伐加快,核准在建规模达1.9亿千瓦。您认为这是不是反映出我国火电行业已经出现了产能过剩势头,火电的规划、发展、布局如何才能做到科学和理性?

  王冬容:火电行业特别是煤电的发展有很大的惯性,这不仅是因为我国以煤炭为主的能源资源禀赋带来的以煤电为主的电源结构,还包括我国的电力装备制造业等煤电上下游产业也形成了规模发展局面,同时,我国的发电行业人力资源队伍也主要集中在煤电产业。这些都决定了煤电行业的发展在经历高速期之后不会骤然刹车。

  总的来说,增量清洁高效大煤电机组和热电联产机组对改善整体能源结构和节能减排有正面的促进作用,我国要控制煤炭消费总量,用等量煤炭消费替代的方法,将其他行业用煤量调整到大机组和热电联产机组上来,以结构性调整促进节能减排,是科学的方法,因此,目前治理煤炭的关键落脚点是降低中小工业锅炉和自备电厂用煤,而不是控制大机组和热电联产机组。

  中国电力报:今年上半年,全国火电利用小时数同比降低217小时,预计全年火电利用小时低于4500小时。预计到2015年底,火电装机规模将达9.6亿千瓦以上,若按火电正常利用小时5000~5500小时测算,火电已存在9600万千瓦至1.7亿千瓦的闲置装机,您认为火电该如何适应我国能源发展的新常态?

  王冬容:煤电机组的利用小时数主要由需求波动来决定,需求和价格是相互影响的关系,因此解决煤电利用率问题,最好尽快让市场定价机制落实到位、发挥作用,目前来说,至少应该做到让更大比例的电量由市场来定价。

  目前,由于煤价走低,导致我国煤电企业边际收益走高,因此市场主体有很强的上马煤电机组的冲动,这符合经济运行和企业发展规律,可以理解。促进煤电行业科学发展,最好不要再来一个类似于“三年不上火电”这样的行政命令,科学的方法是让市场主体摸索前进,然后知难而退。

  毕竟,对于我国煤电行业来说,等量煤炭消费替代的约束已经属于强约束,煤电发展的环境已经受到很大限制。

  中国电力报:火电装机规模日益庞大,导致火电自身博弈加剧,同时对新能源消纳空间的挤占现象日益突出。您认为该如何协调火电和清洁能源的发展关系?

  王冬容:这里面存在一个认识误区,目前煤电和新能源之间的关系,还不是替代挤出效应关系,而实际上是煤电支撑了新能源的发展,而且煤电是新能源发展的主要支撑,必须认识到这一点。 电力行业的整体协同规划不仅仅是煤电和新能源之间的事,而应该在更大范围内科学考虑,特别是抽水蓄能电站的发展,对于电源协同非常重要,如果今后抽水蓄能能够补位上来,对于存量煤电的发展运行环境将有很大改善。目前,业内已经认识到这一点,抽水蓄能项目开始不断上马,虽然力度仍不足,但是对比前几年核准之后也不见动静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

  从发电行业的长远发展来看,实际上,目前各大发电集团都已经认识到当前煤电发展已经是最后窗口期,今后,进入用户侧能源服务市场和进入国际市场是他们面临的必然战略选择。前者可以对我国能源结构调整起到关键直接作用,后者对我国相关装备制造和建设市场平稳发展至关重要。(王冬容系中电国际高级经济师、政研室副主任)